www.46887.com

因宅基地纠纷七旬老太与邻居积怨 口角之争后惨

添加时间:2019-11-19

  因宅基地纠纷,七旬老太与邻居埋下积怨,一次口角之争后惨遭杀害。颍东警方经过20余日的缜密侦查,于6月10日夜,成功将潜逃他乡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抓获归案。

  5月19日10时许,颍东公安分局接群众报警,称口孜镇花苑村花园庄铁路涵洞北侧路东一水塘内发现一无头女尸。接报后,刑侦人员立即赶赴现场。从死者体表特征初步推断,死者疑似中老年女性,尸体高度腐烂,死亡时间可能在两周以上。同时,随尸体打捞上来的有一个长90厘米、宽23厘米、高42厘米的黑色衬底带卡通图案的拉链塑料袋包。

  经法医现场勘验,确定此案系一起恶性杀人碎尸抛尸案。颍东公安立即启动“命案侦破工作机制”,抽调30余名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

  案件侦破的首要任务是寻找尸源。由于抛尸地点位于口孜镇花苑村一个偏僻的水塘内,从作案手段、抛尸位置分析,嫌疑人对该地较为熟悉。专案组围绕抛尸现场,对周围的口孜、袁寨、杨楼三镇的村民开展地毯式排查走访,同时动员全警进行大摸排,逐家逐户走访调查类似本案受害人特征的失踪女性,共排查各类人员三千余人,但仍无收获。

  正当专案组一筹莫展时,案件出现新的转机。5月30日,专案组接到群众报案,在距离抛尸现场几里外的口孜镇钓台村一块麦田内发现新线索。专案组迅速介入勘查,在方圆50米内的范围内搜索,又有其他发现。围绕新线索,专案组排查发现口孜镇钓台村的毕某某(女,72岁)失踪多日。专案民警提取其家人的DNA样本进行比对,确定毕某某系本案受害人。

  专案组根据死者毕某某的生活规律、现实表现和家庭状况,排除财杀等可能,认定案件的性质为仇杀。

  为此,专案组围绕死者生前的人际交往关系进行仔细的摸排调查。案发后,和毕某某一墙之隔的邻居张某(男,56岁)离家出走,且去向不明。

  经过梳理大量线索,专案组发现张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为尽快将其归案,专案组围绕张某及其亲属的社会交往及联络方式进行查找,获取张某逃往利辛县大李集镇,并藏匿亲戚家的重要线日,专案组连夜奔赴利辛县大李集镇,在当地警方的密切配合下,将嫌疑人张某成功抓获。

  张某交代,几年来,因宅基地问题,他与邻居毕某某的家人多次发生矛盾,自己感觉势不如人,因此怀恨在心。5月9日晚9时许,张某到自家屋后收拾菜籽时,再次与毕某某发生口角,并遭辱骂,张某恼羞成怒将毕某某打倒后,又掐住颈部致其窒息死亡。回想毕家欺凌的一幕幕,张某愈加愤怒,为释放心中怨气,他又返回家中取出一把菜刀,将毕某某的尸体肢解后抛向村东麦地,之后把自己沾有血迹的衣服焚烧。

  作案后,张某先后逃往新疆、利辛等地,并隐瞒罪行藏匿于亲戚家中。逃亡期间,随着午收临近,张某担心罪行败露,于是又电话指使家人二次抛尸水塘。6月11日,专案组民警带领张某指认作案现场,并在其屋后东边一沟内提取了张某藏匿的杀人菜刀一把和埋藏的受害人衣服。至此,“5.19”杀人碎尸抛尸案告破。

  目前,犯罪嫌疑人张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颍东警方刑事拘留,涉案的其他亲属因毁灭案件证据等,也将受到法律的惩处。通讯员王民举

  本报道的被害人是我的母亲,在本案颍东区公安局还没有结案之时,这篇报道的记者王民举利用工作之便,根据罪犯的一面之词和道听途说写了这篇报道,我们现在全家人还都陷入悲痛之中时,钱多多心水论坛193333,他又在我们全家人心上捅了一刀,他损害了我母亲和我们全家人的名誉,让我们非常气愤。现在我们正在与王民举进行交涉,要他还我母亲和我们家人一个公道。关于我母亲被害的起因和真相,请大家看一下我们以前向上级反映的材料: 关于我母亲毕子荣失踪一事的申诉材料 我们兄弟三人分别叫张秀海、张秀军、张秀才,现就我们的母亲毕子荣被杀害一事向人大、政法部门申诉。 我们的母亲毕子荣,1938年10月出生,家住颍东区口孜镇北园金庄,于2011年5月9日晚被邻居张秀国残忍地杀害,至今已三十多天。现在公安干警已将凶手揖拿归案。 事由: 我家宅基地与张秀国家的宅基地南北相邻,因原灰橛找不到,双方盖房时多次发生纠纷。 2004年2月,张秀国家盖房时,他家新房南墙大脚占了我家的宅基地,经当时行政村干部协调,他便与我家签订了双方以靠山为准的协议,并认可以靠山为宅基地界。2009年5月,我家盖房时,他反而说:他家的房子已盖好,以前所签的协议无效,他房子南墙外还留有七寸滴水檐界,不准我家盖房与他们家房子靠山,并以他自己私埋的灰橛为准,大吵大闹,硬强行占去我家后面宅基地及自留地向南约一尺四寸宽的地方,才让我们盖主房。在此期间趁我们兄弟不在家时,他曾多次对我母亲进行辱骂,致使我母亲气得大病了一场。后来,我们盖厢房时,张秀国又继续纠缠吵闹不让我们盖。经以前的经办人李士清找到原丈量小组人员进行宅基地重新丈量,他家的地除去强占我家的一尺四寸外,又多出近7寸。我们要求重新划地界,他百般狡辩,胡搅蛮横,甚至找了人威胁我们,要打我的家人。后经村干部调解无效,还是强占我家的地半尺多宽,才准我们盖厢房。 今年,我们无意中找出我家的宅基证(因宅基证是由我父亲存放,父亲去世后我们一直没找到),该证都是统一办理,我们家宅基地宽13.5米,而且后面自用地与前面宅基地宽度一样。 今年5月初,张秀国要盖后面墙头并房子,我们再次要求他把地界弄清再盖,他还是强行盖墙头和房子,我们家与他理论,他就骂人,并扬言要治治我们一家。5月6日,他趁我们上班不在家时,他找一个名叫赵允兰(外号叫“赵五”)的女子,到我家威胁我母亲,并对母亲百般辱骂,把我母亲拽了好长一段距离,还要打我母亲,我母亲气得浑身颤抖,差点晕了过去。后经村干部和司法人员协调,又重新划定地界。我们的宅基虽然不够应有的宽度,抱着吃亏的态度,我们也认可了。但张秀国却怀恨在心,扬言:“我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区里、市里都有人,省里也有人,不能就这样!” 5月9日晚,我母亲把第二天要卖的菜摘好,又到李士清家看电视到九点多钟,由邻居朱秀兰送我母亲到家。11日我们到母亲住处,发现母亲不见了,询问邻居,都说9日见过,10日以后再没有见到过。不见母亲,我们全家六人便立即四处寻找。12号报案后,又请亲戚数人多方打听,四处寻找,并到处张贴寻人启事。20天来,我们每天20多人十辆摩托车外出寻找我母亲,印刷寻人启事19600多份,我们南到阜南袁集,东南到接近颍上县城,东到江口东30里,北到利辛高集、阚町,西到阜阳城西九龙和太和,可以说每天早上我们都带着希望出去,但是晚上我们又是在失望和焦虑中疲惫而归。 我们也及时向口孜镇派出所报告我母亲失踪的消息,我们找遍周边乡镇和周边县城的各个乡镇并张贴寻人启事一万八千多份后没有得到任何信息和重要线日上午在花苑街铁路桥北侧水塘发现一个无头和无双膝盖下肢的女尸一具和2011年5月30号下午在我们家新建的房后100多米处麦地发现一个头颅,在次日上午又在那块麦地发现膝盖以下两个肢体,试想凶手是多么残忍,手段是多么凶狠,凶手对一个70多岁以上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下此毒手,并在被害后又分尸和抛尸掩埋,手段是多么极端恶劣,令人发指,可见凶手是多么残忍没有人性。 现在凶手潜逃30多天,我们恳求警方早日将张秀国和妻子刘长霞及其他帮凶绳之以法,严加惩处,以慰藉死者的在天之灵,以平我们失去亲人的愤慨,还地方老百姓一个平安的世界,提高警方的威武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