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25.com

隐形女人:在灵与肉的纠葛中挣扎求生

添加时间:2019-08-12

  孙频用五个故事来解读人。这些故事里的人有母亲是妓女的特困大学生,有为了救父亲用毒蛇杀死哥哥的女孩,有为了一点尊严甘愿活成娼妓的女大学生,有为了上学而在月夜追债的祖孙两代人,有在月光下全身绑满胶带试图从高压线上越狱的犯人。他们可能卑贱、琐碎、世俗、失败、黯淡,生活与被生活,他们的一生中可能始终不会有人真正在乎过他们,但他们终究会在最黯淡的生活中选择一点尊严,选择一种有光泽、温度、暖意的美。他们带着身心的痂痕希望得到的慰藉也不过是世俗的逼仄与悲哀,但他们已经是一种活着的符号,带着生活的悲怆与隐疾,带着强悍的倔强的生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们是你他们是我他们是他,凶狠的笔触,凄惶的绝唱,纠结在灵与肉、爱与恨,生与死之间的欲念之花,毫无征兆、无可抗拒地绽放、蔓延、恣肆。

  孙频,女,1983年生,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太原文学院。2008年开始小说创作,目前已在《人民文学》、《十月》、《当代》、《钟山》、《花城》等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一百余万字,部分小说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选刊选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获小说月报第十五届百花奖。

  于国琴从不和任何人提起自己的大学,别人问起她关于大学的事情,她也向来含糊其辞,似乎那四年时间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好像她轻而易举地就把它们从时间中连根拔起了,一点影子都没留下。

  它们对于她来说,是被她抛在了路上的一段时间的尸骸。她亲手把它们埋在了路边。所以,她从不愿去碰它们。

  偶尔想起它们的时候,她还得穿过一条黑洞洞的走道,走到一只关起来的匣子前。那些回忆就是关在那匣子里的魂魄。其实是她把它们关起来的,怕它们随便出来现身。

  四年前她回北方工作后才发现,在南方上学时的那种阴冷、饥饿,一旦像大雾一样渐渐散去后,却有更嶙峋更坚硬的东西浮出来了,鱼骨一样卡在她眼睛里、喉咙里。这更嶙峋的东西其实是一个人,一个叫廖秋良的老教授。

  那已经是八年前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之后,于国琴便和父亲从吕梁山出发,一路上经由拖拉机、汽车、火车、摩的等各种交通工具,千里迢迢来到了苏南的这所大学报到。父女两人都是第一次出门,都换上了自己最好的一件衣服,像是准备要过年一样。胆怯使他们的身体里忽然获得了一种共同的人格,这使他们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惊人得相似,像戴着同一种型号的面具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恐惧、无措还有最下面一缕明灭可见的期待。